百校国际  出国服务领导品牌

美国名校招生“向有钱势力低头”?到底
时间:2017-09-28    来源:百校出国网    责任编辑:内容总编
引导关注商务学习
 
要想出国留学,需要预先准备的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不是GPA,也不是托福,是钱。
 
如果从钱的角度看,我国高考也有类似的情况,我们管这个叫点招。江苏现在流行叫做校董指标,或者叫选择性计划,说白了就是让那些到达一定分数线的学生交钱上。
 
这些名额最开始是为学校教授和省市部分领导子女预留的指标,但部分指标还是会流向市场,点招指标正常考上的没有任何区别,点招名额一般在5%左右。
 
点招收费从三五万到几十万人民币不等,对于这种行为,我国教育部其实是一直明令禁止的,这一现象一直以来也被大众认为有失公平,但却还是存在,就和公立学校老师搞家教一样,一直有市场,法律上也一直是空白。
 
 
 
很多人说高考分数一考定终身不好,但当教育改革开始搞校长实名制推荐,立马又会有人觉得不公平,你凭什么推荐他不推荐我。所以在这种涉及到终身大事的制度上,无论你做什么,都会有人不满意,这也是教育部不肯轻易改变现行制度的原因。
 
美国名牌私立大学的录取本身就没有统一的标准,所以美国的点招其实比我们来的更猛烈。
 
资本主义国家,金钱本就凌驾于优秀之上。
 
美国名校的点招首先是点那些政府高级官员的孩子,比如克林顿和希拉里的女儿切尔西申请大学时,她申请的所有大学都给了她录取通知,肯尼迪家族的孩子无论成绩如何,永远可以去哈佛,布什家族的孩子永远可以到耶鲁读书。
 
其次点招的是教授和校友的子女,这也算是学校的福利,所以很多美国教授想辞职,一定要等子女在本校读完书毕了业,再辞职或跳槽,这样可以省掉好几万美元的学费。幸而像这样录取的学生毕竟不多,大众对于老师的孩子上本校免费也可以理解。
 
但是校友的子女有照顾,很多人就觉得不公平了,比如哈佛每年会录取校友子弟申请人中的1/3,也就是33%。这个比例很高,要知道哈佛总录取率每年只有5%,而校友子弟占到了学生总数的13%。
 
 
 
哈佛的招生部门自己都承认会给校友优待,但这些校友一定是有经济实力并且乐于给母校做贡献的人,要么是地产大亨、石油大王,或是银行家、律师、牙医等等,这些捐钱的家长捐款数额少则十几二十万美元,多则成百上千万美元。
 
捐完钱子女很轻松地就被录取,然后这帮家长也可以进入学校的校资委员会,帮着笼络更多的资源。要是普通哈佛校友子弟在申请入学时同时也申请了助学金的话,那么他们就享受不到优待。
 
那是不是有钱也肯给学校捐款就一定能上名校?
 
也没那么容易,你要是跑到招生办公室门口,冲里边喊我给学校捐款,我有的是钱,你要是这么干肯定会遭人鄙视。但是通过中间人来谈判,家长们的运气会好很多。
 
这些中间人包括大学董事会成员的朋友或独立的大学入学申请咨询顾问,其中学校发展项目负责人是最有影响力的中间人。这个发展项目是属于高校集资办公室的重要项目,它针对的是有意愿为学校捐款,有钱但不是校友子弟的申请者或是那些社会名流。
 
 
 
在项目名单里的人,要么有钱要么有名,给学校带来声望和影响力,他本人或他的子女就会被优先录取。发展项目的负责人是可以改变招生部门的录取决定的。
 
早在半个世纪前,一个叫艾尔伯特戈登的年轻人申请了哈佛,小戈登高中时可谓劣迹斑斑,考试作弊,经常挂科,屡次违反校规。当时哈佛的招生部主任已经下定决心不录取这个学渣了。
 
可是,在当年最后的一次录取审议会上(审议会就是招生委员会成员来投票谁录取谁不录取,委员大多由招生部门官员和本校教师担任)哈佛的发展项目负责人出现在委员会面前,对着全体委员说:我必须告诉你们,艾尔伯特这个年轻人一定要出现在录取名单上。
 
后来小戈登果然被录取。有时候审议会上,为了一个学生是否录取,各方会争得面红耳赤,有时还会有人声泪俱下。 50年后,小戈登自己承认在哈佛的岁月度日如年,每次考试都是如临大敌,他请家教的次数比任何人都多。
 
 
 
这就不得不提到戈登他爹,老戈登,曾是一名成功的投资银行家。 05年的时候,老戈登104岁,仍健康地活着,他一生共为哈佛捐款3000万美元。小戈登毕业后也捐了530万美元,小戈登的三个兄弟姐妹和小戈登的女儿以及他的四个侄子侄女也都就读哈佛。
 
他们家族有三位成员都是学校资源委员会成员,其中两个还是执行委员,就是核心成员。这个委员会就是负责帮学校筹款,小戈登自己都说,学校资源委员会就像一个肉类市场,你要是捐的钱不够多,你的子女就休想进哈佛。  
 
名校寒门子弟少 在《大学潜规则》这本书里你看到太多类似的故事,什么银行家的女儿、石油大亨的儿子、政客的孙女明明成绩不是最好的,却能进名校。
 
再给你说一个官二代,当年和小布什竞争总统宝座的戈尔副总统,他的四个子女都上的哈佛,三个女儿都很优秀,但他的这个小儿子上八年级的时候就吸大麻被学校停学,转到其他学校,12年级又因为超速驾驶再次被学校处罚,就这样还是进了哈佛。
 
哈佛校方以为这小儿子已经过了调皮捣蛋的年龄,可是事与愿违,入学第二年就又因酒后驾车和吸大麻再次被处罚。05年毕业时,这小儿子的名字甚至都没出现在毕业典礼的名册上。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校长罗伯特博金诺曾经对一所常青藤大学做过统计,这个学校名字他不愿透露,说这所名校没有任何背景的学生的录取名额仅占全部学生的不到40%,而且这些名校还会少报因校友关系入学的学生人数,比如校友的孙子辈不计入校友子女。
 
有些招生部门有时为了录取一名不合格的发展项目学生,不得不同时录取这个学生班上更优秀的几个学生,以此来掩人耳目,不招致其他家长和学生的愤怒。
 
对于这种早已有之的不公平现象,美国民众包括高校内部一直有抗议的声音,美国高校自身不断地改革也从一个侧面证明了这种博弈。
 
著名的杜克大学曾用招生名额做交易,筹集到大量资金。可能是太嚣张了,当精神病学家布洛迪接任杜克大学校长职务时,不再对捐赠人阿谀奉承。
 
 
当他听说前任校长把招生当集资工具极为震惊,决心要让成绩成为招生的唯一标准,但不久这位校长就被取而代之。
 
这就是理想和现实的差距,也是资本重量的体现,对于这种潜规则,大多数人都没有能力抵抗,只能选择接受、顺从、随波逐流。
 

该文章地址为:http://us.100xiao.com/sqzn/261236.html

快速评估

我要去 我要办

备注

验证码看不清?点击更换看不清?

У